一只桶

千载相逢犹旦暮
-
万年子供向小清新早恋狂魔选手

【忘羡】云深不知处鸡飞狗跳的九天 01

※云深求学时期

※标题是瞎掰的

※突如其来的梗

※极度放飞自我

入咸鱼教的日常咸鱼

01

 

百年难得一遇地,魏无羡发烧了。

 

说起来这或许跟前几天的事情脱不了干系。姑苏城外的深山老林中出了只采天地灵气吸日月精华的狐狸,通俗地讲就是狐狸成精。那狐狸精每天夜里都要祸害城中百姓养的鸡鸭鸠雀,城中养禽群众苦不堪言,便向姑苏蓝氏寻求帮助。泽芜君本是要带一批本家子弟前往祛除邪祟,不知怎地走到一半发现魏无羡混进了队伍还吊儿郎当若无其事地跟旁人瞎扯,好像自己本该在这。蓝曦臣觉着让他跟着无妨,也便没有过多置词。

 

这一来就出了岔子。

 

在寻找狐狸踪迹时,魏无羡闲着到处乱逛,竟也误打误撞翻到一窝还没睁眼的小狐崽。考虑到一窝端可能会激怒那狐狸,他本想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地离开,结果一回头就看见蓝忘机脸色不善地站在不远处盯着他。

 

不管魏无羡如何软磨硬泡,蓝忘机仍坚持要将这窝狐崽所在告知兄长,之后如何处置交由兄长定夺。两人干瞪着眼僵持之时,那只在传闻中已成精的、体型大得离谱的赤狐便在灌木丛里,幽幽地瞪着他们,数条庞大狐尾的影子在背后舒展,而后慢慢地散发出凶狠的戾气。

 

林子里鸡飞狗跳了一阵后,魏无羡被狐狸咬了一口,然后滚进了湍急的溪流里。所幸其余蓝家子弟看到了蓝忘机放的信号,恰好闻讯而至,忙七手八脚地把他捞了起来。

 

事实上在回程路上,魏无羡还是活蹦乱跳的。然而第二天一大早同舍的江澄便察觉到这人脑袋发昏、嘴里开始冒胡话,一摸额头,烫得可怕。于是江澄当机立断把魏无羡拍晕了塞回被子里,省得他又顶着个糊涂脑袋在课上胡说八道。而后江澄就去向蓝启仁请了假。

 

蓝启仁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不过心里大概还是巴不得这人安分点,大手一挥让江澄去抓药。

 

江澄领了药方,抓了药,一回去就看见蓝忘机站在房前踌躇。

 

蓝忘机向他礼节性地颔首,例行公事道:“叔父让我来送药。”

 

江澄:“?可我刚从蓝老先生那里回来?”而且他不是巴不得魏无羡离你远点,居然会叫你来送药?

 

蓝忘机沉默了一下,道:“这是涂抹外伤用的药。他……昨日被赤狐咬伤了。方才药方上所写均是内服药,叔父遣我来补上。”

 

江澄哦哦应了两声,接过药道了谢后探头往房里一望,看见魏无羡把被子拉过头顶还在蒙头大睡,略略放下心,嘟哝道:“幸亏把他敲晕了,不然不知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他心里想的是幸好蓝忘机来的时候魏无羡还在睡,不然要是这人醒了却神志不清,逮着蓝忘机口不择言胡说八道一通,指不定两人就又打起来了。

 

然而蓝忘机却好像在正欲离去之际听到了他的小声嘀咕,微微侧过身。江澄只觉一道冷冷的目光射了过来,悚然抬眼望去,蓝忘机已经转过身去,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江澄心说是错觉吧,毫无防备地推开门,一开门看清眼前景象,禁不住大吼一声:“你又在搞什么?”

 

蓝忘机的背影顿了一下。

 

 

 

 

魏无羡一觉醒来,感觉哪里不大对劲。

 

一是头脑发昏,二是脑袋上一股熟悉的钝痛,看样子是江澄敲的。魏无羡龇牙咧嘴地抬手去摸那个鼓起来的包,一个激灵摸到了什么别的东西,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

 

呆愣了几秒,他麻利地一掀被子。

 

江澄进来时便看见他整个人窝在被子里拱来拱去,忍不住喝了一声。魏无羡便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朝他勾了勾手指。江澄狐疑地走过去,弯下腰,然后猝不及防被那只手掐了一把。

 

江澄遂挽起袖子决定把他刨出来暴打一顿。

 

魏无羡的声音窝在被褥里,听起来闷闷的:“原来不是做梦……滚滚滚!你别扯我被子!出大事了我跟你说!”

 

江澄压住怒火,道:“什么事,有话快说!”

 

魏无羡踌躇了一会儿,道:“这可是关乎我脸面的大事,你再过来一点我给你看看,记得别跟外人乱说话……”

 

江澄一脸警惕地凑过去,魏无羡慢慢拉开被子把脑袋露了出来。

 

场面一度寂静得诡异。

 

然后两人同时迸发出一阵咆哮。

 

江澄:“你你你你你你你这是什么鬼?!你昨天干了什么怎么会……”

 

魏无羡:“蓝蓝蓝蓝蓝……江澄我去你大……你怎么不告诉我蓝忘机在这?!”

 

江澄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铁青着脸,僵着脖子回头,只见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目光绕过了他直直投向魏无羡。

 

蓝忘机对魏无羡的脸盯了片刻,然后慢慢地将目光上移,定在了那人头上一对黑褐色皮毛橘黄色绒毛的狐狸尖耳上。

 

蓝忘机:“……”

 

魏无羡:“……”

 

江澄:“……”

 

三人不约而同地保持沉默,于是场面再次陷入诡异的寂静。

 

 

 

 

这件事半天不到就传遍了云深不知处。

 

虽然魏无羡觉得这事太离奇,并不打算广而告之,无奈今天他没去听学,蓝启仁逮不着人提问,就在课上揪那些神游在外的学生回答问题。一轮下来几乎整个兰室的学生都被揪了个遍,那些同来听学的世家子弟一下学就迫不及待跑回去找魏无羡诉苦。

 

江澄本还想拦一拦,魏无羡啃着包子道:“得了,又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隐疾。唉,天妒英才啊……”

 

江澄立即回头作势要扇他。

 

那双耳朵和那条红棕色的蓬松尾巴实在太过明显,世家子弟们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有人忍不住互相掐了一把,然后吃痛地跳开。

 

聂怀桑最先回过神来,眼里离奇地流露出憧憬之情:“哇,魏兄,你这是被哪个狐仙姐姐看上了?”

 

魏无羡差点没被包子噎死:“去你的,你这是哪来的联想展开?”

 

聂怀桑艳羡道:“话本上都有讲的啊,狐仙姐姐爱上凡人,无奈族群不同不能携手终老,于是用仙法把对方变成跟自己一样的……”

 

魏无羡道:“谢谢。以后少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会变傻的。”

 

聂怀桑围着他转了两圈,看上去十分好奇。魏无羡一边啃着包子一边用警惕的目光跟着他转,以免他一个手痒就凑上来摸耳朵。幸好这人还没那个熊心豹子胆,也就是吞了吞口水,道:“魏、魏兄啊,这耳朵尾巴,真真是真的吧?”

 

魏无羡好笑地看着他:“要不你摸一下?”

 

聂怀桑喜出望外:“可以摸吗?那我……”

 

魏无羡毫不留情:“滚。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聂怀桑欲哭无泪地看着魏无羡转过身,又觉难得碰到这么稀奇的事情,不亲手摸一把简直对不起列祖列宗,酝酿了一番,还是抱着事后会被揍得大哥都认不出来的觉悟暗搓搓伸出了手,探向对方的耳朵。

 

“魏婴。”

 

身后骤然传来的并不怎么熟悉的清冷声音险些把聂怀桑吓得魂飞魄散,他连忙缩了手顺便把自己也一起缩到一边去。魏无羡回头时也没觉着聂怀桑有什么动作,见着蓝忘机便眼睛一亮,凑上前去同他讲话。

 

一旁江澄只觉得这人的尾巴好像抖得欢了些,连带着耳朵都一颤一颤,不由觉得牙口酸了起来,便背过身去揉了揉眼睛。

 

魏无羡大大咧咧地道:“哎你来啦,蓝……蓝先生怎么说?”

 

蓝忘机道:“叔父说,你可去藏书阁查阅,应当有相关记载。”

 

不知为何,聂怀桑感觉蓝忘机不咸不淡地朝这边睨了一眼,目光与其说是不善,不如说已是冷得带了杀气。

 

他吓得把自己又往后边缩了缩。

 

魏无羡道:“哦,这倒没什么。”

 

蓝忘机淡声道:“叔父还说,既然是去藏书阁,你便顺便把礼则篇抄十遍,陶冶身心,也许有利于恢复。”

 

魏无羡:“……”

 

敢情一天不罚,蓝启仁还浑身不自在了?

 

 

 

 

魏无羡在众少年目送壮士般的注目中跟着蓝忘机走了。

 

为避免引人注目,蓝忘机选了一条往日没什么人走的小径。小径两旁的古木投下参差斑驳的树影,风和着细碎的鸟鸣掠动缭乱的花影。云深不知处中像这样的地方数不胜数,不论何处都能够使人发自内心地感到宁静。

 

魏无羡发觉这双狐狸耳朵似乎在听声方面比以往要敏锐许多,便好奇而精神抖擞地闭眼仔细听了起来。叶子轻摇、脚下碾过细沙、鸟刚飞离的树枝轻微地颤动,这些声音比以往的任何时刻都要清晰。

 

许许多多平日不曾注意过的事物,其轮廓都变得清晰起来。仿佛连天上的流云变幻,也在凝缓地发着声。

 

不知怎地,魏无羡忽然觉得,这飞来横祸倒也没有看上去那么坏。兴许遭了这一趟,还能听到些、看到些平日没能发现的东西也说不定。

 

这个平日最多话的人忽然一言不发,蓝忘机难免觉得不大自然。他回过头时,正看见走在后边的魏无羡气定神闲地闭着眼睛抱着肩信步前行,两只耳朵像在捕捉声音而一抖一抖,后边蓬松的尾巴也悠哉地摇着。

 

蓝忘机不由自主地滞住了脚步。

 

魏无羡一走近便踢到了他的脚尖,“哎”了一声就睁眼好奇道:“你怎么不走了?等我?”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转回身,“好好走。”

 

魏无羡见他还是板着脸,禁不住乐道:“我就是体验体验狐狸的耳朵怎么用。别说,还挺好用的。蓝湛蓝湛,你要不要摸一下看看?”

 

蓝忘机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魏无羡被盯得有点不自在,正要再胡扯点什么搪塞过去,便听见蓝忘机静静地道:“随便什么人都能摸?”

 

魏无羡愣了一下,下意识反问道:“那你要不要摸?”

 

他说话时柔软的耳朵仍在随着眨眼的节奏发出细微的动静。蓝忘机直视着他促狭的眼神,手蓦地动了一下。

 

魏无羡道:“哈哈哈哈哈哈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蓝忘机:“……”

 

他沉着脸转过身去了。

 

魏无羡有意要调侃他几句,便跟在后边道:“你生气了?不是生气了吧?你也知道我一向爱胡说八道,我还以为你早习惯了来着……”

 

“……”

 

“要不我破例让你摸一下?你看,我耳朵可是连江澄都不让摸的……”

 

“……”

 

“你别不理我啊,说实话,其实你心里很好奇很想摸摸看的吧?刚刚聂怀桑……”

 

“……不想!”

 

蓝忘机咬着牙,几乎可说是恶狠狠地迸出了这两个字。

 

 

-TBC-

纯粹的个人恶趣味,想看被抓住尾巴炸毛的羡(殴

坑一多就不知道填哪个,干脆开个新的吧(NTM

这个可能两个月后填,也可能不会填

评论(61)
热度(3617)

© 一只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