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桶

千载相逢犹旦暮
-
早恋狂魔
-
头像by西洛方糖🍰

【科普向】关于墨香铜臭相关黑料的辟谣与反盘

叽渴症患者:

内有网上流传于作者墨香铜臭一切黑料与谣言的辟谣与澄清。





我方从始至终支持“粉丝行为不上升作者”,因此为避免争议,粉丝行为不列入此博。此博仅针对各方黑子又双叒叕拿出来炒的陈年洗脑包进行辟谣,将不定期进行更新,也欢迎评论补充。




欢迎随意转载,站内站外皆可,但不得更改。





  完整九宫格+《关于魔道祖师被污蔑营销炒作一事相关考据及总结》报告PDF已放入百度网盘,微博内有链接可供下载,密码:ocw6



【忘羡】虚实相生(五)

※假设(以下省略)

※依旧OOC预警

※时间线接第三章

前篇


-

       (五)


  魏无羡将燃了香的香炉端端正正放在案台上,摩拳擦掌:“这样就可以了?”

  坐在对面的蓝忘机颔首:“如若有效,入梦后,我们也许会身处异地。”

  魏无羡道:“那我们就事先约好,入梦之后第一时间来藏书阁会合,再另做打算,如何?”

  蓝忘机:“好。”

  案上香炉缓缓吐出的轻烟,萦绕在两人身侧。不一会儿,魏无羡便觉有些困乏,一连打了几个哈欠,眼皮子慢慢变得沉重,脑袋也昏昏沉沉起来。

  他瞥了一眼蓝忘机。蓝...

【忘羡】虚实相生(四)

※假如正常世界线的小叽和香炉世界线的小叽互穿了

※OOC预警

※本章无分part,时间线接第二章的后半段

前篇


-


       (四)


  “……谁给你的?”

  蓝忘机深吸一口气,压下方才稍显逾矩的焦躁,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

  魏无羡瞠目结舌望着他,一副尚未回神的模样,好一会儿,才眨了眨眼,十分费解地反问道:“还能是谁,你以为还会有第二个人送我抹额?”

  蓝忘机不着痕迹地蹙起眉,心里像突然生出某种预感似地打起了鼓,于是默默攥了攥手心,仍是十分镇定地问道:“此言何意?”

  魏无羡却...

搞了一下(

还有几篇编辑完被屏蔽了(。)大概待会放出来(

【忘羡】虚实相生(三)

※假如正常世界线里的小叽和香炉世界线里的小叽互穿了

※本章无分part

前篇


-


       (三)


  清晨,一众少年围坐在一起,中间是用案台和书册杂七杂八摞成的盛物台,上边放着几笼显然是从山下带上来的包子。难得脱离一次蓝家淡到极致的膳食,一顿简陋的早点都能被少年们啃得激情昂扬,大家纷纷忘却了食不言的禁锢,你一言我一句讨论得如火如荼。

  聂怀桑道:“我听闻城中十七巷那边开了个新酒家,山珍海味亦有,风味小吃俱全,酒水也是上等的,不如我们今日踏青过后便光顾光顾那里?”

  众人纷纷叫好。

  ...

【忘羡】出售前男友的电影票两张,25块钱

※突发沙雕梗


       出售前男友的电影票两张,25块钱


  1

  

  “有意者请联系。”

  M大告白墙发出的这么一条,吸引了不少人前来围观。

  究其原因,其实这条的内容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有人在评论区说,留下的那个联系方式,是大三商学院魏无羡的。

  一传十,十传百,在这个不眠之夜,各个学院群迅速扩散,讨论话题不外乎是“魏无羡竟然有前男友”“魏无羡竟然有男友”“魏无羡竟然是弯的”之类的问题,无数少女一夜梦碎,然后又如梦初醒,惊觉告白墙那条说的是“前”男友哎!遂重拾希望。

  然后,第二天,...

不可以转载,再问自杀

【忘羡】天天开心

※xjb写,没有什么特别含义,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1

  

  魏无羡得了一种怪病。

  温情松开掐着他脉搏的手,叹了口气:“你还剩下一百天。”

  魏无羡神色复杂:“……没想到我这么短命,我还没牵过小姑娘的手,还没来得及览遍人间河山……”

  “滚。”温情起身一撩衣摆拍拍尘土,“我是说你这病会持续一百天。”

  “一百天后,自然根除?”魏无羡拍拍心口,“那不挺好,不用吃药吧?”

  “你想得美。”温情嗤笑一声,“这一百天,必须保持好心情,不能生气。”

  “这还不简单,我看上去像是天天生气的人吗?”

  “不能郁闷。”

  “这也还好……”

  “也不能抱怨。”...

戳戳戳太可爱惹ớ ₃ờ

开梨子:

各位开学快乐(?)
然而我还没开学~我觉得我还能再野一下😂(被打)

前几天把桐太太@曲桐 的文全补完了的我含泪画完这个条子……
是太太一堆(?)短篇的其中之一

然而如此温暖的一篇文,经我手画出来为何就是满满的一股子沙雕气息?😂

点我看桐老师超甜原文
她真的是人间瑰宝😭你们都快给我去吹她😭

(撸完了这条我大概就要隐退一段时间了,升初三了😂没时间产粮。如果再看到我请怼我去学习谢谢🙃🙃🙃)

【忘羡】虚实相生(二)

※假如正常世界线里的小叽和香炉世界线里的小叽互穿了

※前篇有一点更改和补充,不影响阅读

前篇


-


(二)


  太阳落山后,黑夜渐渐笼罩山头。魏无羡捧着苦药汤,坐在檐廊上,举头望明月,低头道:苦也!

  蓝家的饭菜本来就已经够地狱的了,现在还有人不知从哪捣鼓来一碗苦药汤,端给他还不算,还要坐在旁边监督他喝。

  蓝忘机说,此汤于身体有益。

  魏无羡坚持道,我又没病,身体也不虚!喝什么补汤!你闻闻,这是人能吃的吗!

  蓝忘机道,良药苦口。

  魏无羡默默转回头凑近那碗药汤,扑鼻的苦味熏得他整张脸都要皱起来了。他把头转回去,泫然欲泣:“我会哭的。”

  蓝忘机...

 
1 / 12

© 一只桶 | Powered by LOFTER